不周风。

气寒西北何人剑,声满东南几处箫。

无敌爆炸开心

邱贻可拉着陈玘躲在一个小杂货间里。门半掩着,陈玘刚想开口就被邱贻可捂住了嘴。门口处传来一阵清晰的脚步声,紧接着扫过一束光。

来人似乎没发现躲在一堆杂货后的两人,停顿了一会儿,整个屋静悄悄的只能听见彼此间的呼吸声,待脚步声消失后,邱贻可才竖起一只手指贴近唇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陈玘点点头示意对方赶紧把手拿开,在心里骂了句:这个傻逼。

杂货间不大,躲了两个人显得有些挤,邱贻可压在陈玘上方半撑着身,一低头就能看见陈玘鼻尖的汗。

“你他妈到到底想干嘛!”陈玘脾气大,被邱贻可盯了半天毛了,皱眉强忍着怒火压低声音抬手捣了捣邱贻可。

一个玘字还没说出口,邱贻可似乎意识到了目前的局面,下意识蹭了蹭鼻...

白炽灯高悬在头顶上方,一束惨白的光就这么冷冷照下来。

陈玘心里已经有点不爽了,本来都快到下班的时间了,谁知道他妈又来了一个。今天值班的同事有点事,他是讲义气的很,手一挥走吧走吧我顶着。现在隔着一张桌子面对眼前不配合的人又一肚子火。

“姓名。”

陈玘低着头紧攥着签字笔,笔尖堪堪抵在白纸上,静默了一小会儿也没得到回答。更是一脸不耐烦抬头往椅背上一靠,笔头往桌上敲了敲望着人重复了遍。
“问、问你呢!姓名!”

原本没说话的人倒像是被惊了下,挺新奇的瞧了眼陈玘操着一口川普嘟囔着:“啷个还是个小结巴哦。”

“哟,我还以为碰到个聋子呢,原来听得见啊。”

不开心,很难过 存个图√

好看xx

节操碎成渣:

【指绘昕】少年的少年样

参考了@奥康的剃刀_ 的图,已授权^_^

© 不周风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